您现在的位置是:湖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 湖州乡镇 > 5.9万户居民受惠!浙江日报整版点赞湖州城中村改造

5.9万户居民受惠!浙江日报整版点赞湖州城中村改造

  浙江在线2月2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沈晶晶 孟琳)刚刚过去的春节,湖州度假区仁皇山街道仁北社区居民陈祖建过得舒心又得意。节前刚搬进新房子,房内装修现代简约,小区环境雅致,周边配套齐全。前来拜年的亲朋好友谁都要夸一句,“新家真不错”。

  白雀村村民迁入仁北家园安置房。
  (本版图片由湖州市“三改一拆”办提供)

  从社区向北望去,他生活过的白雀村已被推平,脏乱差的城中村一去不返,湖州人准备在这里建一所仁北中学,以弥补多年来城市北片教育资源的不足。

  如同白雀村,从2017年8月开始,短短15个月时间,湖州累计完成320个城中村的改造,惠及5.9万户居民。其中涉及征迁的村庄239个、居民3.6万户,拆迁面积达1462.29万平方米,超过过去10年总和,成为全省第一个基本告别城中村的设区市。

  城中村改造的“湖州速度”如何铸就?村民生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改造如何推动项目建设、产业转型升级?近日,记者来到湖州,听民声、看变迁。

  浙江日报整版点赞湖州三改一拆工作。

       一道围墙 两个世界

  2018年10月,挖掘机开进村里时,陈祖建高兴地放起了鞭炮。看上去有些不可思议,可只有他自己清楚,等这次拆迁已经许多年。

  白雀村,静卧在湖州城之北。向四周看去,这里的“黄金区位”清晰可见:东临将军山公园、长田漾湿地,北靠湖州中学,村前的弁山大道更是市区通往太湖与龙之梦乐园的干线。冲着这一优越的区位条件,不少房地产开发商早早入驻,在村子周边建起别墅、排屋和高层楼宇。

  一道围墙,将白雀村与成群的现代化楼房割裂开来。围墙之内,白雀村有着城中村特有的形态:一条南北走向的细小水流穿村而过,一条村道从西向东延伸,与河流垂直相交,形成一个“十字路口”,民房坐落在周围的空格里。

  10多年来,白雀与城南、湖东、陆家坝、施家墩等众多城中村一样,几乎是所有打工族到达湖州后的第一站。每天早上六七时,人潮从村道流向马路,走向工厂。到了晚上,来自四面八方的车辆又把人们送回村庄,像流水渗入了沙地。“除了一两间留给自家居住,其他全部隔成10平方米至20平方米的小间出租,只有157户农户的村庄却居住着近千人。”陈祖建告诉记者,这些年,村庄的基础设施已远远跟不上生活需求,夏天水不够用,必须提前储备几桶洗澡水,电线越来越密,从树上、屋顶一道道穿过。那时,他生怕哪天风一大,这些线就要砸到自己头上,“城市近在眼前,我们却一直在外头”。

  鸟瞰正在拆迁的城中村。拍友 张剑 摄

  这些问题,湖州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同样深有感触,2017年4月甫一上任便赴基层调研,结果发现:全市300多个城中村,大多房屋破旧、道路狭窄、环境脏乱差、违法搭建比合法建筑多、外来人口比村民多。据统计,近年来,60%以上的安全事故、火灾也都发生在这些区域。甚至,因改造推进慢,中心城区横亘着不少“孤房”和“断头路”,极大影响了城市形象……

  城中村,它为这座城市增加生机,同样也为这片土地平添烦恼。

  不妨把视线拉得更高一些。2012年NASA发布的地球夜景图片中,长三角地区无疑是中国最明亮的区域之一。但在环绕太湖的一圈灯光里,相比苏州、无锡、常州、嘉兴,湖州显得有些黯淡。

  “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城市的能级。”在市政府主要负责人看来,湖州已到了亟需解决前进掣肘、全面推进城市更新的时候,“城中村改造,一头连着发展,一头连着民生,是推动居民生活改善、城乡面貌变迁、经济社会转型的支点。”

  2017年,湖州编制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作出统筹老城有机更新和新区开发建设,拉开城市发展大框架,建设现代化生态型滨湖城市的决策。当年8月,湖州城中村改造攻坚专项行动同步启动。市里专门成立由市长任组长的专项行动领导小组,从市级机关部门抽调66名干部,与区派干部、街道干部、村干部一起建立项目组,推进城中村改造清零。同时,改造进度还与各单位、干部考核挂钩。

  15个月时间,湖州创下了拆迁规模最大、难度最高、速度最快的攻坚纪录。太湖度假区建国村71天全部拆除了,开发区城南村89天也拆除了,德清水产组4天实现了100%签约,南浔頔塘南岸10天完成了1159户签约……一道道围墙的倒下,为5.9万湖州城中村居民打开了迈向城市新生活的通道。

       速度背后 不乏温度

  “最大的事肯定要算城中村改造!”问起近年来生活的大变化,57岁的吴兴环渚街道邵家墩村村民邵春娣脱口而出。2017年9月1日,全村575户人家的房屋评估结果、拆迁补偿明细、签订协议进度图表、周边配套设施规划方案等,被一样样贴到了村委会办公大楼。城市,突然离他们如此之近。

  城中村改造村民签约。

  “村子改造后,原来的生意肯定做不下去了。”邵春娣告诉记者,10多年前,她与许多邻居一样,在自建房屋的一层,放置了两台织机,虽然接的是小订单,赚的也是起早摸黑的辛苦钱,但要放弃每年10多万元的收入,心里还是有些不舍。

  “我们努力让城中村改造公平、公正、公开,同时也最大程度回应村民对美好生活的诉求。大家心顺了,事情办起来自然也能一顺百顺。” 湖州“三改一拆”办副主任汪洪生说,15个月间,拆迁工作组深入调研320个城中村,累计提供找房搬家、就业就学、看病就医、婚姻介绍等服务超过1000项,市里还先后在市本级推出19宗限价土地,明确将地块内30%的商品房作为征迁户的房票安置房,减轻了居民的生活压力,也让征迁过程充满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