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的懒官

时间:2019-11-11 06:22:41 星期一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光明论坛·温故】

  作者:牛冠恒(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2019年7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和国家机关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上讲话强调:“要践行新时期好干部标准,不做政治麻木、办事糊涂的昏官,不做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的懒官,不做推诿扯皮、不思进取的庸官,不做以权谋私、蜕化变质的贪官。”

  习近平总书记用以形容懒官的“饱食终日、无所用心”语出《论语·阳货》:“子曰:‘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弈者乎?为之,犹贤乎已。’”孔子认为一个人吃饱了饭,却一天到晚没有地方用心,没有什么事可做,那么,这样的人就难以造就了。世上不是还有下棋的游戏吗?干干这个,也比什么都不干要强。“饱食终日”者,明显物质生活过得很舒适,但却并不是孔子的追求。

  孔子追求的乃是君子或者士的境界,“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食无求饱,居无求安”之君子与不以“恶衣恶食”为耻之士显然与“饱食终日”者不同,不同就在于君子或士不以物质生活为追求,而是努力务道,君子或士所务之道,既包括修身养性之道,也包括为人处世之道,还包括治国理政之道。春秋时期,礼坏乐崩,孔子想依靠君子去救世,“修己以安百姓”,故而他致力于培养君子。君子要救世,必然先修己,必然不能把自己等同于常人,方能有所作为。常人多追求安逸舒适的生活,而君子则是“谋道不谋食”“忧道不忧贫”,把主要精力放在学道行道上。在他看来,好学的君子应当是“食无求饱,居无求安”,而不是“饱食终日、无所用心”,因此,当他发现他的弟子宰予白天睡觉时,非常生气,用了“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来评价宰予。

  博弈本是小技,于君子学道无关紧要,沉迷其中甚至还会妨碍君子务道。孟子就曾批判过一种人:“博弈好饮酒,不顾父母之养,二不孝也。”尽管如此,孔子还是认为从事博弈也要比“饱食终日、无所用心”强一些,为什么呢?《管子·牧民》中有一句经典:“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意思是人们的衣食等生活资料充实富足了,便能够懂得和遵循道德规范及社会秩序。但凡事过犹不及,俗话常说“饱暖思淫欲”,生活太安逸了,人们就会起淫邪之念,宋代大儒朱熹从哲学上对它进行了分析,“心体本是运动不息,若顷刻间无所用之,则邪僻之念便生”,因此后人在注解“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时多认为,孔子并不是教人去从事博弈,而是认为“饱食逸居,无所用心,则放辟邪侈,将无所不为”,故而“圣人非教人博弈也,所以甚言无所用心之不可尔”。

  怎么才能避免“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陶侃运甓的故事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启示。《晋书·陶侃传》记载:“(陶)侃在州无事,辄朝运百甓于斋外,暮运于斋内。人问其故,答曰:‘吾方致力中原,过尔优逸,恐不堪事。’”晋代陶侃在任广州刺史时,公务清闲。经常早上运一百块砖于室外,傍晚又把砖搬回屋内。有人问他为何这样做,陶侃说:“我要致力于恢复中原,而现在过于悠闲舒适,若不磨砺自己,将来恐难当重任。”《晋书·陶侃传》评价他“励志勤力,皆此类也”。

  “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既是无志的表现,也是懒惰的表现。无志就会无所事事,得过且过,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如果是官员,就会甘做懒官,在其位而不谋其政。人当励志,方才不懒。励志先立志,王阳明曾说:“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立志于学,立志于服务人民,都是立志,“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志立自然就能做到自强不息。

  毛泽东早在《反对本本主义》一文中,就批评了红军中存在的安于现状、饱食终日的现象,“红军中显然有一部分同志是安于现状,不求甚解,空洞乐观,提倡所谓‘无产阶级就是这样’的错误思想,饱食终日,坐在机关里面打瞌睡,从不肯伸只脚到社会群众中去调查调查”。后来党的很多领导人都把“饱食终日、无所用心”当成一种官僚主义进行批判。1963年5月,周恩来总理在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直属机关负责干部会议专门做了反对官僚主义的报告,他在报告中列举了20种官僚主义,其中第九种便是“糊糊涂涂,混混沌沌,人云亦云,得过且过,饱食终日,无所用心;一问三不知,一曝十日寒。这是糊涂无用的官僚主义”。

  “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是一种官僚主义,它的根源在于忘了初心,丧失了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革命意志衰退,宗旨意识淡泊。官员在其位,就要谋其政,履其职,尽其责。对于党员领导干部来说,整日“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既是没有忠诚的体现,也是没有担当的表现。只有敢于担当、勇于任事、积极作为,才能不辜负老百姓的期待。

  ( 2019年11月11日 1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