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出圈的B站跨年晚会被夸疯,我们采访了它的总导演

火出圈的B站跨年晚会被夸疯,我们采访了它的总导演

“2019最美的夜”B站跨年晚会现场。本文图片均为主办方提供

B站跨年晚会火了。

1月3日,在接受仁怀新闻记者专访时,B站跨年晚会总导演宫鹏坦言,“说实话,B站跨年晚会到底是不是真的很“火”我不是很确定。但是,“出圈”是B站当时提到的需求,他们希望这个晚会不只是做给圈内文化的人看,不希望单纯复刻圈层内已有的UP主晚会、拜年祭等模式,而是希望让更多的人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晚会。”

【对话B站跨年晚会总导演宫鹏】

仁怀新闻:你是如何策划这台晚会的?

宫鹏:我们确定的方向是,打造一台属于B站的晚会、年轻人喜欢看的晚会,依托于B站的文化属性,要围绕共情点和共鸣点。

其实,当时第一次投标的时候,最初的方案把它当成了平常的晚会,“属于B站的晚会”这个概念并不清晰。

后来又提出了第二套方案,我们用10天时间对B站的文化做推演,发现B站包罗万象,有各种各样有趣的东西。节目策划的时候,我们会更多地问B站的用户,问他们喜欢的是什么,想看到什么。

火出圈的B站跨年晚会被夸疯,我们采访了它的总导演

B站UP主演绎日本经典动漫主题曲

仁怀新闻:晚会节目为什么能吸引年轻人?

宫鹏:B站提供了数据。通过分析数据来了解用户群体的文化属性,了解年轻人的态度与方式。

我发现这些年轻人是很正能量和阳光的,他们在B站学习,是多元化的、想象力很丰富。并且每个领域都有专业的UP主,有独到的建树,这是在B站的文化群体里才会有的。做完晚会,我自己也越来越喜欢B站。

根据数据发现,在B站上,日漫、国风等都是用户喜爱的内容。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发现《钢铁洪流进行曲》出来之后,很多用户在B站上做态度表达,同时还发现,《亮剑》的鬼畜很多,《亮剑》文化在B站上是独有的。考虑到年轻人这种有新意的爱国表达,我们把《亮剑》和《钢铁洪流进行曲》融合到了一起。

B站也会及时给到反馈信息。比如,《我为歌狂》这个动漫在B站人心目中是什么样的分量。还有《哪吒之魔童降世》本身就是一个爆款的动画片,因此这个节目受众面更广,可以满足所有人的情怀点。

张蔷的disco表演,我们当时觉得可能会是四十岁左右的观众感兴趣,希望把这样的节目也放进来满足这部分人群的喜好。

另外,吴亦凡的《大碗宽面》在B站上的鬼畜视频很多,我们也搜集了很多相关视频。暂且不考虑艺人的流量,它在B站的文化圈层里也是有土壤的。

数据在受众喜欢的方向和类型做了很强的梳理。我们在数据里选择共性更大的节目,并且也要让节目可以满足不同人群喜欢的观赏点。

除此之外,UP主的出演也是我们跟B站共同探讨的。这是B站的晚会,一定要有UP主的演出。但是,也要保持体量,注重节目的差异性。比如,第一部分日漫回归音乐本体,交响乐团配合UP主演出。第二部分,在舞台包装上我们制作了新国风的概念。

火出圈的B站跨年晚会被夸疯,我们采访了它的总导演

理查德·克莱德曼和交响乐团演奏《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主题曲

仁怀新闻:你在节目编排方面还有哪些考量?

宫鹏:最开始想到,交响乐在晚会上还没有呈现过,很有新意。《权力的游戏》、《哈利波特》等影视的主题曲,其实都是强交响乐属性的。

但是另一方面,交响乐比较高雅,我们想着让它落地,将流行音乐与之相融合,在符合音乐属性的前提下做一些改编。比如,GAI的音乐,本身是有programme(程式)的,我们就会和他沟通,通过与交响乐相融合,改变以往的风格,使之更燃。

节目编排方面,我们用数据分析用户具体喜欢看什么内容,然后再用晚会的章法去编排、重新梳理,包括整套晚会的情绪起伏和叙事逻辑等。

实际上,以往的晚会,导演组的思想太强了,有明显的导演属性和符号性在里面。而在这台晚会里,导演变成了规划者,对B站文化做一个梳理。

具体选歌上,比如B站提供给我们100首热门日漫的歌曲。我们就在办公室做测试,放出来给团队的年轻人听,看看他们听着哪首歌就嗨起来了,其实开始我都不知道《Déjà vu》。歌就是这样100进50,50进30等等选出来的。

至于破次元壁,刚开始出现次元概念的时候,是属于一个强属性的划分。但现在有了破次元壁的概念,其实整体的包容性提高了,大家都在去接受不一样的事物。无论几次元,好的东西大家都会喜欢。

火出圈的B站跨年晚会被夸疯,我们采访了它的总导演

虚拟歌手洛天依(左)和国乐大师方锦龙演绎《茉莉花》

仁怀新闻:晚会播出后,方锦龙的节目受到追捧,观众纷纷在弹幕上留言“来补课了”。

宫鹏:像方锦龙大师的《韵界》和《钢铁洪流进行曲》的走红,是我意料之外的。

当时剪辑的时候,导演组内部也有分歧,有导演认为《韵界》这个节目有点太长了。根据数据分析,我认为方老师是B站用户喜欢的“神人”。虽然我很坚持保留这两个节目,但同时也有些担心年轻人到底会不会喜欢。不过没想到它会是个爆款。

之前提到,B站晚会以交响音乐会出发。我们有交响乐团,有电声乐团,方老师又是国乐大师,起初想做东西方乐器的碰撞。

后来我们实际策划的时候,发现方老师会的乐器太多了,想到可以以乐器的差异化来配合剧情。当时导演组和方老师、赵兆老师用了一下午的时间去盘点,选音乐、对乐器。导演组认为,如果节目的专业性很强,缺少娱乐性的话,大家接受起来会有点门槛。方老师现场演绎了一段指弹嘴,我们觉得挺好玩的。

所以,我们最后所设计的是让这11分钟的节目分成三个篇章,分别强调琵琶的音乐属性、丰富表演形式、以及跨界合作,这样不枯燥,更有可看性。

实际上,整个晚会都在分析交响乐到底有什么玩法。我们根据数据分析定了《中国军魂》和《钢铁洪流进行曲》之后,发现它们也有很强的交响乐属性。

我之前就看过军星爱乐合唱团的演出,知道他们当过兵,又有过相关演出。他们一般是不做商业化晚会的,所以当时我们去邀请的时候,以军人情怀打动了他们。

排练的时候有交响乐团,也有专业老师指导,是一件被认真对待的事情。演出完,退伍老兵们感到很开心:“我们也会被年轻人热议,表演也会被点赞。”

火出圈的B站跨年晚会被夸疯,我们采访了它的总导演

五月天演唱《派对动物》

仁怀新闻:晚会的舞美设计也被点赞,你是如何打造晚会的视听效果的?

宫鹏:不能说这台晚会的舞美是最好的,每个晚会都有自己的属性和特点。只是B站晚会的空间布局与舞美规划,符合节目的设定,支撑节目的表演。

我们前后改了五版舞美设计。往往是,舞美出了一半去看节目,节目出来了以后我们再改舞美,舞美需要为每个节目而量身定制。

如何把交响乐和表演相结合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也就是听觉和视觉的感官结合。

具体而言,体现在整个舞台的分配上,哪块给交响乐曲,哪块给舞美区。每个节目的视觉呈现都是定制化。比如,这个节目用火、瀑布还是冷烟火,有些节目完全是留白的,有些则是带动气氛的,这些都需要平衡。洛天依是虚拟偶像,不过之前我也合作过,这方面的技术成熟,前期策划精准,所以现场执行起来也比较顺利。

仁怀新闻:这台晚会是怎么实现满足屏幕前的观众的?

宫鹏:确实,这个晚会主要是做给屏幕前的观众看的。第一版剪辑按照传统的晚会剪辑,导致交响乐和节目没有关联性,只是起到了伴奏的作用。

修改的时候,重新考虑了这个晚会的诉求——让屏幕前的观众看懂,看得舒服,这样才能感同身受。

在镜头方面也有所取舍,比如,《海德薇变奏曲》的落幅一定要在理查德•克莱德曼和城堡的关系上。镜头的规划和设计都要以播出为参考来规划。

至于弹幕的设计,早先也有预想过。比如,张蔷和方锦龙的演出,策划的时候我们也测试了现场团队成员的反应,他们可能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有听过他/她的音乐。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希望大家看完节目以后都能去搜索。

仁怀新闻:你如何看待B站跨年晚会“火”了?

宫鹏:说实话,B站跨年晚会到底是不是真的很“火”我不是很确定。

但是,“出圈”是B站当时提到的需求,他们希望这个晚会不只是做给圈内文化的人看,不希望单纯复刻圈层内已有的UP主晚会、拜年祭等模式,而是希望让更多的人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晚会。

所以,有些节目虽然通过数据分析所得,但也不单纯属于某个圈层,而是考虑到不同群像、不同人的需求。

火出圈的B站跨年晚会被夸疯,我们采访了它的总导演

《魔兽世界》舞蹈秀

(本文来自仁怀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仁怀新闻”APP)

原创文章,作者:今日热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572wh.com/hotnews/448.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