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产复兴功臣戈恩出逃背后的日法角力: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破产

日产复兴功臣戈恩出逃背后的日法角力: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破产

卡洛斯・戈恩

2019年的最后一天,日产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宣布,自己逃离被操纵的日本司法系统,到达黎巴嫩。

和他逃离日本计划一样充满传奇色彩的,是戈恩在日本汽车产业中掀起的并购风云。这也让他的被捕,被审判,直至出逃,都蒙上了一层政治色彩。

戈恩曾是全球最大汽车联盟日产-雷诺-三菱联盟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也是汽车行业乃至整个商业界的风云人物。

这一切的故事开始于1999年,戈恩受雷诺委派抵达日本,承担起重建日产的重任。此前日产已连续七年亏损,在戈恩的铁腕手段下,日产快速转亏为盈。戈恩因此也获得了如超级巨星般的地位,日本的便当饭盒和黎巴嫩的邮票上都印有他的照片。

但复苏之后的日产,开始对当初与雷诺签下的“不平等”协议提出异议,双方嫌隙渐生。深度卷入其中的戈恩,命运轨迹也开始改写。

2018年11月19日,戈恩在东京机场被日本检方逮捕,面临隐匿收入、挪用公款等4项罪名指控。此后是长期拘押,保释,直至这次出逃。路透社报道称,黎巴嫩已收到国际刑警组织对戈恩的逮捕令。

过去这20年,戈恩是怎么一步步从拯救日产的英雄,沦为日本政府的追捕对象的?

好莱坞电影式逃亡?

在日本检方对其全天候的监视下,戈恩到底是如何出逃黎巴嫩的,至今仍是一个谜,各种版本的细节正在广泛流传。

在黎巴嫩媒体笔下,戈恩的出逃仿佛是好莱坞电影在现实中上演。在其东京被监视的家中,戈恩邀请乐队演出并被日本检方批准,号称身高1.7米的戈恩随后藏身于一个尺寸超大的乐器盒中,在私人雇佣的安保人员的帮助下被送上飞机,飞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然后登上另一架私人飞机抵达黎巴嫩。

在英国卫报等部分外媒的报道中,戈恩的逃脱计划,有前特种兵参与。戈恩的妻子卡罗尔亲自策划了这一出逃计划,历时3个月,先用私人飞机把戈恩由日本送到伊斯坦布尔,然后再转向黎巴嫩首都贝鲁特,连飞行员都不知道戈恩在飞机上。

但卡罗尔对戈恩上述出逃方式进行了否认,并称此种说法完全是写小说,同时拒绝透露戈恩出逃的更多细节。

而戈恩的好友Ajami接受日本共同社采访时称,戈恩是藏在乐器箱中由他人协助带上飞机并离开日本的。

关于戈恩如何逃过出境管理,也有疑惑,有说法称是藏在乐器盒中。日本共同社报道称,带入飞机的手提行李通常要接受X光等的检查,拥有免检权利的是以《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为依据的外交官。不过,一名日本机场相关人士指出:“在没有国际定期航班的地方机场,出入境和海关审查有可能不严格。”

关于逃过机场行李检查的方法,Ajami推测,戈恩的帮手可能催促工作人员称“在赶时间”,或者受到了音乐乐器相关的特殊照顾,“也许并未接受充分检查”。

另有分析称戈恩出境有可能使用了假护照,因为戈恩律师接受日本广播公司NHK采访时称,仍然拥有戈恩的法国、巴西、黎巴嫩三本护照。此外,日本出入境管理局没有戈恩离开该国的记录。

但一名黎巴嫩官员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称,戈恩入境时使用的是带有他名字的法国护照。

NHK1月2日的报道称,戈恩或借助备用的第二本法国护照成功出逃。

日本相关部门就戈恩的出逃已全面展开调查,也于1月2日搜查了戈恩逃离前在东京的住所,但目前仍无结果。只知道戈恩缴纳的15亿日元保释金已被东京法院没收。

黎巴嫩方面于2019年12月31日发布声明称,证实戈恩的入境时间为12月30日。同时,该声明称戈恩入境是合法的,并未透露戈恩具体的出逃过程,另称该出逃为戈恩个人行为。

只有土耳其方面的调查稍有进展,土耳其电视台NTV 1月2日报道称,戈恩在伊斯坦布尔停留了一个半小时就转飞巴黎,土耳其内政部进行调查后拘留了7人,其中包括4名飞行员。

黎巴嫩与日本没有引渡条约。如果日本要求引渡黎巴嫩,黎巴嫩是否会合作尚不确定。

回到黎巴嫩的戈恩显然比在日本时自由,其在黎巴嫩的律师透露,戈恩将在1月8日举行新闻发布会。

路透社报道称,戈恩于去年12月30日抵达贝鲁特后不久,会见了黎巴嫩总统米歇尔·奥恩,并受到热烈欢迎。但奥恩办公室的新闻发言人否认有这样的会面。

英国金融时报则报道称,黎巴嫩新任总理哈桑·迪亚布(Hassan Diab)试图组建内阁,以应对数十年来黎巴嫩最严重的金融和经济危机。贝鲁特的一些人推测,戈恩可能会被召唤,因为戈恩一直因为强大的商业头脑而广受称赞。

谁参与了戈恩出逃?

关于戈恩如何出逃的最新消息是NHK的报道,监控视频显示戈恩在出逃黎巴嫩前独自一人离开东京住所,且再无返还。

戈恩本人也于1月2日晚间发表声明,称其逃亡计划由自己一人安排完成,妻子和其他家人没有参与。

据BBC报道,戈恩的律师称,2019年12月24日,戈恩还跟卡罗尔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谈话。此前,戈恩严格的保释条件下,两人被禁止见面或交流。

卡罗尔也曾在戈恩被捕后积极为其奔走。公开报道显示,卡罗尔为戈恩第二任妻子,两人于2016年结婚。卡罗尔在黎巴嫩出生,拥有美国国籍,并曾在美国创办过个人奢侈品牌。

据英国卫报和美国电视台CNN报道,为营救戈恩,卡罗尔曾多次求助于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无效果后,卡罗尔在接受英国电视台BBC采访时,更是喊话美国总统特朗普,要求其在G20峰会上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施压,以解除对戈恩的监禁。

当然,卡罗尔也一直积极游说黎巴嫩政府,黎巴嫩政府也曾为戈恩出狱两次和日本政府谈判。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黎巴嫩政府或帮助了戈恩出逃。

该报道称,在戈恩被捕后不久,黎巴嫩司法部就曾请求引渡戈恩回国在该国受审。彼时,东京方面并无回应此请求。2019年12月20日,日本外务大臣铃木圭辅(Keisuke Suzuki)访问贝鲁特,黎巴嫩总统奥恩再次提出了这一请求。

黎巴嫩外交部政治事务主任加迪·科里否认黎巴嫩政府参与了戈恩的出逃计划。贝鲁特的另一位官员说,最近一次要求引渡的时间跟戈恩出逃时间接近只是巧合。

让戈恩选择于2019年底出逃,压倒其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日本检方拒绝戈恩和其妻子会面以及对其审判的推迟。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接近戈恩的消息人士透露,戈恩在最近的一次法庭听证会上获悉,他在日本的两项审判中的一项将从原定的2020年9月推迟到2021年4月。

该消息人士说:“他们说,他们还需要整整一年的时间来准备……他为无法见到妻子或与妻子说话而感到沮丧。这是莫大的屈辱,也是道德上的酷刑。”

法国政府方面,卫报报道称,法国政府不知道戈恩出逃黎巴嫩,初级经济部长AgnèsPannier-Runacher表示,在媒体上看到戈恩出逃消息后非常惊讶。

但是,法国却公开表态不会引渡戈恩回日本。上述初级经济部长接受法国BFM新闻频道采访时说:“如果戈恩先生到达法国,我们将不会引渡戈恩先生,因为法国永远不会引渡国民。”

复兴功臣

据纽约时报报道,戈恩出生于巴西,6岁后移民黎巴嫩,随后进入法国精英高校École Polytechnique学习工程,毕业后加入轮胎制造商米其林工作,并在那里工作了18年。1990年,戈恩被任命为米其林北美分部的CEO,重振了身处困境的米其林北美业务。1996年,戈恩加盟雷诺担任执行副总裁,负责监督制造、采购和研发,并承担起振兴雷诺的重任。

戈恩擅长以削减成本的方法提高利润率,其铁腕手段赢得了“成本杀手(Le Cost Killer)”的绰号。

1999年,日产-雷诺联盟成立,日产最大股东雷诺(持股36.8%)派遣戈恩至日本,承担起重建日产的重任。此前日产已连续七年亏损,市场份额只有4.9%,负债2.1万亿日元。

1999年10月,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戈恩公布了后来大名鼎鼎的日产复兴计划:3年内削减1万亿日元成本,推出22款新产品,2001年让日产扭亏为盈,裁员14%约21000人,出售房地产等其他无关业务等等。

这一复兴计划最终提前一年完成,截至2001年3月的财年,日产成功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3311亿日元。戈恩也因此在日本及世界名声大噪,日产-雷诺联盟关系日益稳固。

2001年,戈恩被任命为日产的首席执行官;第二年,戈恩主导日产与中国东风汽车合作,将日产引入中国。

纽约时报报道称,2003年,戈恩被《财富》杂志评为商界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第二年,明仁天皇在赤坂宫举行的花园派对上向戈恩致意,戈恩也成为首位获得天皇颁发蓝绥褒章外国商业领袖。

日产方面披露的消息显示,2005年,戈恩成为日产-雷诺联盟的首席执行官。2016年10月,在戈恩的领导下,日产汽车以2373.5亿日元收购三菱汽车 34%控股权。

同年,日产-雷诺-三菱联盟成立,创建了当年的第四大汽车集团,戈恩担任该汽车联盟董事长。2017年,日产-雷诺-三菱联盟以1060.83万辆的销量超过丰田汽车、大众汽车,成为全球第一大汽车集团。

漩涡中的戈恩

共患难易,共富贵难。脱困之后的日产,开始对与雷诺合作中的不平等关系表达不满。

目前,雷诺拥有日产43.4%的股份,且拥有表决权;而日产仅拥有雷诺15%的股权,同时无投票权。此外,日产比雷诺拥有更大的销售额和利润,因此日产高管认为,日产将公司利润白送给了法国政府。

由于上述原因,日产高管一直希望纠正日产与雷诺不平等关系,加大对雷诺的股权控制。法国政府是雷诺最大股东,拥有雷诺15%的股份,法国政府不同意日产对雷诺的股权增持。

共同社报道称,为确保日产经营独立权,日产、雷诺、法国政府2015年达成协议,约定法方不会不当干涉日产经营。一旦雷诺不当介入,日产有权增持雷诺股份。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2018年初,在法国政府的推动下,戈恩积极推动日产、雷诺、三菱合并。在日本媒体看来,法国政府向日方提雷诺—日产合并,意在借壮大雷诺使它成为拉动法国经济发展的引擎,缓解民众对马克龙政府的不满,减轻执政压力。

积极推进合并计划的戈恩,成了漩涡中的爆发点。

2018年11月19日,戈恩在东京机场被日本检方逮捕。

据日本检方指控,戈恩在2010年到2014年的5年间,实际收入为99亿98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6.45亿元),但对外宣称只有49亿87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3.22亿元)。检方称,戈恩的收入中大约有50亿日元未公开、未纳税。

戈恩被捕当晚,日产汽车CEO西川广人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几个月前就在匿名者的举报下展开了对戈恩的调查,并历数戈恩罪状:隐瞒收入、独裁、挪用公款。

戈恩律师当时即表示,日产及日本高官担心日产雷诺合并后,日产会失掉自主权,因此两者勾结在一起推动戈恩被捕。

戈恩被捕后,其在日产和三菱的职务很快便被解除。

据CNN报道,戈恩被捕初期,法国政府和雷诺一直在背后支持戈恩。2019年1月24日,戈恩辞去在雷诺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职务。

2019年1月28日,据日经新闻报道,马克龙在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电话时对戈恩在狱中的状况表示担忧。

此后,戈恩被日本检方四次起诉,也经历多次保释与再被捕。在2019年4月交了15亿日元保释金后,仍被日本司法部门严密监视,直到12月底成功出逃。

联盟关系紧张,成员损失惨重

戈恩被捕后,英国金融时报称,日产-雷诺-三菱联盟正在悄然溃散中,日产和雷诺的几个联合业务部门也慢慢解散。

上述报道称,日产-雷诺-三菱联盟内部负责监督联合职能的一些部门已被裁撤,而其他部门则在几个月内未收到新工作。一位内部人士说:“人们无事可做。”

知情人士还称,戈恩被捕后,雷诺和日产的管理人士关系日益紧张。关系的紧张进一步影响了职能的发挥,有些联盟计划被停止,有些被直接搁置。

此前,戈恩让日产雷诺紧密联系在一起。而雷诺汽车公司新任董事长让-多米尼克·塞纳德(Jean-Dominique Senard)不再希望与日产合作,更不会要求合并。

不过短期内,日产-雷诺-三菱也不会解散,朝日新闻称,马克龙和安倍晋三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会面时,法国总统要求维持联盟关系。但同时朝日新闻认为,在两国政府的参与下,联盟的未来不会太光明。

联盟关系的不稳定也反映在了其成员的财务表现上。日产汽车2018财年创十年来营业利润新低。据日产汽车第二财季报表,日产汽车将其2019财年全年营业利润预测下调了35%,这将是其11年来最差全年业绩。同时下调2019财年汽车全球销售预期至520万辆,也将创下其六年来最差年销售额。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有分析师预计,日产汽车在2022年3月之前不会有真正的现金流,资产负债表也将逐步扩大。

上述报道提及,市场不乏看衰日产-雷诺-三菱联盟的声音,三者的股价在过去一年中下跌了约四分之一。此外,三家企业也纷纷发布了盈利预警。

(本文来自仁怀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仁怀新闻”APP)

原创文章,作者:今日热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572wh.com/hotnews/466.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