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新柱案细节披露:落马时家中搜出674张购物卡

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联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摄制,反映纪检监察体制改革成效的5集纪实专题片《国家监察》,于1月12日至16日在央视综合频道晚8点档播出。专题片共5集,分别为《擘画蓝图》《全面监督》《聚焦脱贫》《护航民生》《打造铁军》。

冯新柱案细节披露:落马时家中搜出674张购物卡

1月14日晚,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亮相专题片第三集《聚焦脱贫》。

专题片介绍,2018年初,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被立案审查。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里,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被放在了开头的醒目位置。这是对中管干部的落马通报里首次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释放出中央严肃查处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的鲜明态度。

“他主要表现就是当了副省长,分管扶贫,对扶贫工作不用心,也不上心,应付了事,所以分管的扶贫工作搞得也是一塌糊涂。”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金鹏说道。

在国务院扶贫办2016年度扶贫开发工作考核中,陕西省考核结果综合评价较差,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被国务院约谈。在不少陕西省干部看来,冯新柱作为分管扶贫工作的省领导,对此负有很大责任。

“认为扶贫出力不讨好,难出政绩,他就讲懒得管,不想管,这个话跟他的秘书讲过,在一些场合也讲过,一个省级领导有这样一种思想的认识,有这样一种言行,对一个地方,对自己分管领域的影响实际上是很大很大的。”陕西省纪委常委监委委员李献峰在专题片中说道。

2015年4月,冯新柱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扶贫和农业,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这意味着省里扶贫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冯新柱打心底里就不愿意分管扶贫。

“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我有时候悄悄跟秘书讲,我说明年换届,我都想建议能调调一下(分工)。”在专题片中,冯新柱这样说道。

这样的思想,自然会影响到日常的工作。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陕西省社会扶贫工作协调中心副主任余毅称,整整两年时间,贫困县的选择名单递给他之后一直都没有回应和指示,反复联系这个事,然后秘书又说领导一直没有定下来。

据专题片介绍,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当他第一次到淳化调研时,了解到的一些基层情况让他很惊讶。

“(到)淳化县一个村去,去了以后联系干部说住院了,水利厅的一个干部,说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说怎么累成这样了,他说我们这个村20公里,你们这个村有20公里吗?我咋没听说过一个村有20公里。他说我每户都要跑到,最近为了要把这个表填好,所以现在累成这样子了。” 冯新柱说。

按理说,第一次到联系点调研,就发现了自己分管两年扶贫工作都不了解的基层情况,这应该让冯新柱有所反思。但是,他此后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让淳化县的干部对他的期望很快转为了失望。

“非常期盼也非常高兴,但是实实在在通过2017年一年,什么都没做,其实他就来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两个小时左右就走了。”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副县长辛民回忆称。

专题片介绍,省级领导确定对口扶贫点,既是发挥以上率下示范作用,也是推动他们深入基层,将扶贫思路与农村实际对接的一个很好的渠道。冯新柱分管扶贫,却完全不重视这个工作,给下级释放出什么样的信号,可想而知。

宝鸡市眉县的一些村子在高山深处,交通困难,导致深度贫困。2016年,省里计划实施整体易地扶贫搬迁,将村民们迁入山下的新村。但事实上,村民们在2018年才搬迁到山下。他们并不知道,在2016年底陕西省上报给国务院的材料里已经提前两年“被搬迁”了。当时,眉县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如期完成这项工作,又担心被扣分,因此虚报已经完成搬迁。除了眉县之外,陕西省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虚报搬迁数,一共涉及2038户。两千多户搬没搬并不难核实,但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

“也没有核,就报上去了。当了这些年的一把手,都养成了这些自己身上的官僚习气,认为当了副省长,官更大了,好多事情都应该是甩手了。”冯新柱坦言。

此外,专题片还透露,除了虚报脱贫进度,在冯新柱分管陕西省扶贫期间,还被发现贫困人口退出不精准、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帮扶工作不扎实等多方面问题。

“当时定了一个目标,我们说啥都不能(再)被约谈。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月月排队,给每个县排队。县里也怕(排末尾)、乡里也怕,每个人都怕。这样就说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够加分的。”冯新柱说道。

这种脱离实际的做法,给陕西省扶贫工作的整体风气造成了恶劣的影响,也让基层干部们感到有苦难言。

“一个季度一考核,相当一部分的精力要用来应付省上的考核,脱贫攻坚是一个过程,而且产业发展是一个更长的过程,三个月能做啥。”辛民说道。

据专题片透露,实际上冯新柱自己也知道,过度频繁的考核并不合理,也看到了由此带来的一些弄虚作假和表面文章,但他却为了短期效应,无视这种做法对于扶贫工作的伤害。

冯新柱表示:“当时我自己也有点感觉,我说这样效果最后可能要出问题。有些的收入里面不实,有些给发羊,他算账的时候,买一只羊,母羊一年能下只羊崽子,羊崽子养大以后一只羊能卖一千块钱,他这样(算)你就能脱贫了么。”

冯新柱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跟这些老板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大家在一起开心,所以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那老板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李金鹏说。

多年来,冯新柱早已习惯高消费的生活,而维持这种生活靠的就是权钱交易的违纪违法所得。他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冯新柱出生在农村,曾经深受贫困之苦。后来他走出山村、成为国家干部,一步步做到了副省长,主抓扶贫,这本是一个为父老乡亲做实事的好机会,但他走得太远,却忘记了来时的路。

“离开农村时间长了,确实是自己忘本了。以前是很难很难的,从小时候从农村走出来,好像跟这些富人接触得多了,跟这些穷人接触得越来越少,好像找不到了,就找不到那种感觉了。”冯新柱坦言。

(本文来自仁怀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仁怀新闻”APP)

原创文章,作者:今日热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572wh.com/hotnews/640.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